您好,欢迎来到您的网站!
详细信息
首页> 详细信息
疫情这么凶猛,折射出很多深层次的问题!
专栏:消防新闻
发布日期:2020-03-03
阅读量:72
作者:季枫
收藏:
甚至有留学生说,他们想戴口罩也不敢戴,因为戴了,就被认为你是病毒传播者。伊朗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338例,死亡病例34例,死亡率超过了10%。面对突然袭来的疫情,很多国家都采取了封城的做法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


(一)


      中山建安2020年03月03日讯--中国人常讲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


突如其来的疫情,也是一面镜子,折射出这些国家很多深层次的问题。


中国肯定也有不少教训。领导人都明确说了,暴露出很多明显短板,必须抓紧补短板、堵漏洞、强弱项,提高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和水平。


今天这篇文章,主要讲讲其他国家。别人的教训,也是我们的镜鉴啊!


目前,海外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:


第一是韩国,病例已过4000;

第二是意大利,病例已过2000;

第三是伊朗,高死亡率,众多高官确诊。


为什么是这三个国家?


嗯,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这三个国家,也各有各的特殊原因。



比如,韩国。


昨天,韩国最大的新闻,就是韩国“新天地”教会会长李万熙,下跪道歉了。也是89岁的老人了,李万熙在镜头前说:“真的无颜面对大家。我将向国民们下跪谢罪。


第一个下跪的是在韩国,但韩国人能原谅吗?


不能原谅!


因为韩国政府认定的超级传播事件,就发生在这个教会。韩国目前确诊的病例中,一半以上就与这个教会有关。


这涉及到杀人了。韩国首尔市长就以过失杀人罪等罪名,向检方起诉李万熙为首的“新天地”负责人。


更让韩国人愤怒的是,这个所谓的“新天地”,是被基督教组织都认为是邪教的机构。为炫耀实力,该教会经常举行密集的大型聚会,信徒们经常跪坐在地上,密密麻麻地挨在一起,一直做两到三个小时的礼拜。


事实上,这次超级传播事件,就是“新天地教徒”的韩国31号患者,继续参与大型礼拜活动,从而导致大面积传染。


韩国也算发达国家,医疗实力不错,国民总体上都相当自律。因此,疫情爆发之初,韩国制定了严格的防控措施,也很自信。哪知道,百密一疏,最终还是被疫情攻破了。


这里面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。但无可争议的一点,对一些所谓新宗教的管理失守,最终就酿成了大错,成为一个国家的灾难!


教训惨痛啊!


还有意大利。


前两天,看了意大利的一个视频,真是大开眼界。


一名意大利议员带着口罩进入议会,却因此被同僚嘲讽。在发言时,这名议员发飙了,他情绪相当激动地说:疯了!真的疯了!我戴口罩并不妨碍任何人,我是在自我防御,因为免疫系统功能不好。


他接着脱掉口罩对议员们说:


好,那我脱掉口罩,告诉你们,我去过三个疫区,现在你们觉得我戴口罩好还是现在这样好?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,建议你们让我戴上口罩。如果你们是聪明人,你们也早就戴上口罩了!你们要保护大家,而不是让我保护你们!


大家看出里面的玄机了吗?


1,在意大利,戴口罩不被鼓励。


2,戴了口罩,还往往被嘲讽。甚至有留学生说,他们想戴口罩也不敢戴,因为戴了,就被认为你是病毒传播者。


3,根子里,很多人认为疫情不算什么,最多是大号的流感。


这种让我们有点匪夷所思的差异,背后当然还有文化背景的不同。


相对于西方,中日韩等东方民族往往更加自觉,因此,戴口罩也确实更加频繁。但西方人往往无所谓,戴不戴、出不出门,这是个人自由,一旦上纲上线,政府也没辙。


意大利更是如此。宽松的生活环境,散漫的民族个性,政府的相对弱势,至少在当下这个特殊时刻,非常不利于迅速遏制疫情。


比如,按照政府的命令,疫情严重的伦巴第、威尼托等大区暂停一切集会和体育赛事,但就在威尼托大区的沃镇,前两天当地居民拒绝戴口罩,人们聚集在广场,手持横幅,要求政府“归还自由”。


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,他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,也没戴口罩。


这可是政府设定的疫区啊!


我们无法想象的东西,就是一些国家面对的现实。


不得不感叹:中国人真是自觉啊!



再谈谈伊朗。


伊朗这次损失惨重。其他国家确诊的病例,绝大多数都普通人,但伊朗,却有众多的高官。


昨天最震撼的新闻,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顾问委员会成员——71岁的米尔-穆罕默迪,因感染新冠病毒后去世。从全世界来看,他是因新冠疫情去世的最高级别官员。


但这还不是伊朗疫情的全部。


伊朗副总统玛苏梅·埃卜特卡尔确诊,这是全世界所有确诊者中,职位最高的一个。


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确诊,这是全世界所有确诊者中,职位最高的卫生官员。


伊朗国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祖努尔确诊,这是全世界所有确诊者中,职位最高的议会人物。


伊朗五人制女足国家队成员伊尔哈姆·谢赫因新冠肺炎去世,这是世界足坛第一位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……


更重要的,伊朗是全世界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。


韩国死亡率不到1%,意大利和日本死亡率约2%左右。伊朗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338例,死亡病例34例,死亡率超过了10%。


10%的死亡率,比武汉最糟糕时都要高了。随着确诊人数增多,伊朗死亡率有所下降,但仍旧维持在高位。


为什么伊朗会这么严重?


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
按照中国驻伊朗前大使华黎明的分析,这与伊朗文化、生活、宗教习惯都有一定关系。


他是这样说的:


伊朗人喜欢聚会,基本每天晚上家里都吃饭聚会、唱歌跳舞,虽然出现疫情,政府也不会轻易下令让老百姓各自隔离起来。疫情最严重的库姆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圣地,尽管城市没有德黑兰那么大,但全世界的什叶派穆斯林都去库姆,人流量特别大。疫情就从库姆传到伊朗全国和其他伊斯兰国家。加之伊朗长期被制裁,经济不好,一旦封城,经济甚至基本生活可能都受影响,所以政府同样不敢轻易宣布封城。


1,伊朗人喜欢聚会,加剧了传播。


2,政府投鼠忌器,不敢轻易封城。


3,即使封城,能不能得到遵守也是一个问题。


尤其是当涉及到敏感的宗教问题,一些宗教场所虽然关门了,很多人仍然会聚集参拜,政府能怎么办?


还有,中东民族喜欢贴面接吻,这对病毒来说,更是传播的一个好途径。


至于高死亡率,按照伊朗卫生部的说法,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伊朗民众有“小病不去医院”的习惯,能拖则拖,因此,造成死亡数在确诊病例中占比较高。


对伊朗,这个春天,确实也格外艰难!




(二)

这不由让人想起了墨菲定律(Murphy's law)。


美国一空军基地的墨菲上尉在研究事故中发现: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,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,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。


这就是“墨菲定律”,主要内容有四个方面:


一、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;

二、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;

三、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;

四、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。


如果大家看过电影《星际穿越》的话,对“墨菲定律”或许并不陌生。


这其实都说明一个问题:事故肯定存在隐患,应该也出现过异常现象的苗头,只要一个隐患被堵住、一个征兆被提前发现,往往就能避免整个事故的发生。


但很可惜,哪怕WHO再三警告,要用好中国赢得的时间窗口。有些国家,应该是抓住了,表面佛系,实则严控;但种种原因,有些心大的国家错过了。真是太可惜了。


最后,再简单总结几点吧:


1,不排除这里面有偶然性因素。毕竟,按照钟南山院士的说法,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,不一定发源在中国。面对这种未知的可怕病毒,哪个国家先出现,哪个国家先倒霉,而且必然手忙脚乱。所以,刚开始,更多的都是血的教训啊。


2,更暴露出很多潜藏的问题。韩国的邪教聚集的问题,中东人欧洲人平时的生活习惯、观念等问题。这些问题,大家习以为常,有时也不成为问题,但当危机突然袭来,一些细节就被放大,最终成为病毒的突破口,成为必须反思的问题。


3,更显示出科学决策的重要性。面对突然袭来的疫情,很多国家都采取了封城的做法。中国的力度肯定最大,也最符合中国实际情况。从目前来看,全国和武汉情况都在向好发展。因此WHO都建议世界要学习中国经验。当然,中国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但坦率地说,国情不同,一些细节,其他国家即便想学,也未必能学。


4,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。不管你什么国籍、什么地位、什么肤色,都是它的猎物。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啊。哪怕是美国,也同样有很多漏洞。刚刚看到新闻,昨天美国CDC就将一个确诊病人当治愈者放掉了。颟顸大意,要不得啊!比恐慌更可怕的,则是轻慢。


5,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民。全球疫情,中国上半场,世界下半场。确实让人感慨万千,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但我们却最终逆转了形势。这里面有白衣战士的舍生忘死,有全国一盘棋的大力支援,当然,从另一个侧面,更显示了我们这个民族巨大的忍耐力和自觉性,更凸显出提高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性。痛定思痛,必须深刻反思,不然真对不起这么好的人民!

上一页:“火焰蓝”为爱逆行,献血战“疫”
下一页:方舱里,医护人员就是逃生指示牌